----以下是短文---

十二月,幻想鄉的天空如同往年一般,飄著雪。

小孩堆著雪人嬉鬧著,街上的人都為了聖誕節而準備著。就算是地底的舊都也不例外。

 

而這個節日到底是怎樣傳到幻想鄉,並沒有任何人知道

 

 

碧眼的妖怪如同平常的日子一樣,坐在連接著舊都與垂直洞穴的橋上,看著地底微弱的磷火在河水中的倒影。

 

「聖誕快樂!帕爾希。」伴隨著淡淡地清酒味道,帕爾希感覺到那個每天都來『干擾』他工作的鬼之天王把下巴靠在自己的頭上。

 

「怎樣~有嚇一跳嗎?」轉過頭看見勇儀拿著不曾離手的酒盎,帶著一點酒酣的笑著。

 

「河水的倒影早就看到了。」帕爾希冷冷的說道。

 

「啊!是嗎?」面對帕爾希那樣無情的回應,勇儀不在意的笑著,並自然地飲了一口酒。

 

不明白為什麼這位鬼之天王會對自己這樣弱小的妖怪如此關心,容忍自己的冷言冷語,而毫不動容。

抑或那位鬼王根本不曾把自己放在心上?

 

接著,像往常一樣,似乎是刻意保有帕爾希自己的空間,勇儀在離帕爾希有些距離地方,自顧自的飲著酒。

 

帕爾希悄悄的看著勇儀被微風吹過的側臉。

 

因為自己是心病的妖怪,擁有為人所忌諱的能力,過去身邊的人和妖怪總是一一離自己而去。但是身邊這個擁有炙熱赤眼的鬼,卻總是站在自己可及之處,陪伴著這樣的自己。

 

無法想像那個側臉不在身邊的日子

 

「哪!帕爾希,你有沒有想要的聖誕禮物哪?」在自己思索著這些是的時候,勇儀悄悄的走到了自己身邊。

 

「這種東西~我沒興趣」怕是被鬼之天王察覺到自己的想法,帕爾希把微紅的臉轉到勇儀看不到的那邊。

 

「真可惜不過算了~你想到再跟我說吧。」勇儀無奈的輕笑了一下。

 

「嗯

 

「不過我倒有個想要的聖誕禮物。」鬼王輕輕的把身體靠在帕爾希坐著的欄杆上。

 

「什麼?」帕爾希擺出不感興趣的神情回答。

 

「陪我喝一下酒吧?難得的節日。」

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勇儀遞給帕爾希一個小小的酒杯。

 

「哼~好吧。但你喝完趕快回去就是。」用雙手捧著那小小地酒杯,讓勇儀為自己斟滿酒。

 

「好~~」勇儀笑著回應。

 

~~真嫉妒,這種的小事也可以露出那樣幸福的笑臉。

 

 

不過或許吧

希望明年的這天也能像現在這樣一起度過。

 

這就是我最想要的禮物。

創作者介紹

-幻想之月-Fancymoon-

fancy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