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不大認真沒有好好做作業的自己來這裡...(為什麼從以前就是這樣有作業壓力呀~考試呀~~之前都很想更新網誌...

這篇是舊文章...但是把一些措辭修改了一下當練習...也是一篇完沒有坑

---(以下開始)---

闔上課本。

「啊今天的進度似乎比較快呢~那麼提早下課吧。」

聽到台上的杉浦「老師」這麼說,玖我夏樹可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啊。外頭天氣如此晴朗,要不是為了湊合上課出席數,待在教室上課根本不是她的作風。

 

『終於可以離開了。』提起座位旁邊那個不知道在哪節課早就收好的書包,玖我夏樹起身準備離開。

『今天也沒什麼事,等等回去放個書包去大學找靜留吧。』這麼邊想著,夏樹不經意的開始加快了腳步。

 

 

但是就在她打開宿舍房間的門那一瞬間

 

「夏樹!!妳終於回來啦!」眼前立刻出現的是室友鴇羽舞衣質問般逼近的臉。

「什麼終於?我今天還提早放學呢。倒是妳怎麼會先回來啊?」因為跟舞衣不同班級,所以理論上提早放學的她應該會比較早回來才對

 

「唉呀!我提早請假回來了….啊!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語畢,舞衣便直直的抓住夏樹的手腕往房間裡走。

「到底是怎麼回事?」舞衣這樣的行徑讓夏樹充滿了疑惑,但也不得不順著被舞衣抓得緊緊的手往室內走去。

「會長她藤乃會長她」舞衣帶著慌張的語氣說著。

「靜留?靜留怎麼了嗎?」聽到關鍵的人名和舞衣不平靜的語氣,讓夏樹不禁著急的發問。

 

「變成小孩子了!」

 

語畢,接著進入夏樹視線的,宿舍和室桌前,端坐著一位連是否有到上小學的年紀都不確定的少女。紫色的和服,整齊的穿在身上,從亞麻色的長髮和紅色的眼眸中可以看出

 

「靜留!!!!??」對於眼前的景象,夏樹不禁失聲脫口而出。

 

「是的,我就是靜留。請問妳就是夏樹嗎?」少女笑盈盈的走向陷入痴呆的夏樹,雖然聲音和面容十分童稚,但是確實是靜留的感覺。

 

「雖然她聲稱自己是會長,但似乎喪失記憶了,連我都不認識。可是卻一直吵著說要來找『夏樹』。」舞衣用夏樹才聽的到的音量在夏樹耳邊說著。

 

真不敢相信啊這樣的事情

 

「嗯我就是夏樹。找我有事嗎?」為了跟小小的「靜留」平視,夏樹蹲了下來。

「我在找妳喔!」趁著夏樹蹲下來,小靜留立刻撲上去環住夏樹的脖子,突如其來的重量,使蹲著的夏樹一個重心不穩重重的往後倒下。

 

「咦?」雖然對方是小孩子,但是畢竟還是「靜留」,顧不得撞到地板的後腦杓灼熱的疼痛,倒是臉先紅了起來。

「啊~總之就交給妳吧,我要去超市買晚餐材料了。」舞衣像是早就準備繞跑似的,一溜煙就不見了。

「嗚喂!!」留下被小靜留撲倒在地的而無法阻止室友繞跑的夏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躺在地上的夏樹仰望著寢室的天花板,而小靜留趴在自己身上,現在她完全被搞糊塗了。

 

 

簡單的沖了兩杯茶,夏樹和小靜留面對面在和室桌前坐下。

 

事實上在方才她有試著要打手機給靜留,可是手機卻在小靜留的口袋裡響了。為了聯絡方便,靜留幾乎是手機不離身的,那又怎麼會在眼前這個孩子身上?

難道她真的是靜留?

 

一陣尷尬的沉默,夏樹謹慎的盯著眼前悠閒喝茶的少女

真不虧是靜留,雖然只是個孩子,可是坐姿卻十分端正,宛如一個嬌小的日本娃娃,讓原本盤腿坐下的夏樹不知不覺得也改成跪姿。

 

「那個小靜留,妳怎麼會在這裡呢?」夏樹首先打破沉默發問。

 

「嗯我也不知道,只記得我是要來找『夏樹』的,然後剛好遇到那位胸部很誇張的姊姊還有像猿猴一樣的姊姊。」

她是想說舞衣胸部很大跟命活蹦亂跳吧….

 

說起來,靜留總是能冷靜的跟比自己年紀大的人對話,說不定小時候是個很嗆的小孩吧,連最擅長照顧人的舞衣都溜得那麼快,真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

夏樹不經在內心為舞衣默哀兩秒。

「我跟她們說我是藤乃靜留,她們知道夏樹在哪裡嗎?然後她就帶我來這裡了。」

語畢小靜留神態自若的喝了一口茶。

 

「妳不認識她們嗎?」夏樹問。

理論上,如果她真的是靜留,應該會知道舞衣跟命啊。

 

「不認識。我只知道必須要來找妳。」小靜留大大的紅瞳帶著認真的神情望著著夏樹帶著疑惑的翡翠般的眼眸說。

 

「那妳怎麼知道『夏樹』呢?」但是她卻知道自己的名字,這樣的話又是怎麼回事。

 

「嗯不知道耶,但心裡面就有一個聲音要我來找妳。」小靜留說到這裡似乎是不想再回答了。

 

「這樣啊」還是不要給小孩太大的壓力吧於是夏樹也不便問下去。

 

「那小靜留為什麼要來找我呢?」既然要找我,總是有原因吧。

 

「咦?大概是『夏樹』是一個很重要的人,所以要來找『夏樹』。」

 

很重要的人啊,夏樹不禁感到雙頰的熱度。啊!不對,不是臉紅的時候

重要的是現在到底要怎麼辦呢,這樣的事情就算把小靜留帶到醫院,醫師也無能為力吧,不可能還會被當成白痴呢。

 

「啊對了。」小靜留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

「我有一樣東西要交給你。」接著小靜留從胸前的口拿出一張紙片。

 

「?」接下那張紙片,夏樹定睛一看,原來是張遊樂園的門票,而且還是那個最有名的樂園,門票高價的嚇人,而且搶手的不得了,平常根本沒機會去。

 

「不過怎麼只有一張」看一看原來未滿7歲孩童不用門票啊這樣的話拿著這張票,自己跟小靜留都可以入場。

 

但是小靜留似乎沒有注意到這是一張門票,難道背後真相跟這個遊樂園有關系?

 

「走吧,一起去這個遊樂園玩啊。」把門票塞進口袋,夏樹對小靜留伸出了自己的手。

「?」小靜留帶著不解的神情,但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回應夏樹的邀請。

 

 

經過快1小時的車程,夏樹輕輕的把小靜留抱下自己的摩托車,眼前是孩子的天堂遊樂園。

 

「走吧~」夏樹溫柔的牽了小靜留的手。

「嗯!」看到眼前如此華麗的景象,小靜留怯生生的握住夏樹牽著自己的手。

 

『靜留總是那麼成熟的樣子,小時候應該很少有機會來這裡玩吧,就趁這次機會帶她來玩一遍吧。』夏樹暗自下定決心。

 

「走吧。」一手拿著剛剛的票,一手牽著小靜留,兩人朝向這個夢幻的王國出發。

 

 

「小靜留想玩什麼呢?」夏樹看著入口拿到的平面圖問,眼前五花八門的遊樂設施,真不知道要選什麼。

 

「真真的什麼都可以玩嗎?」有點遲疑,小靜留小聲的問了夏樹。

 

「嗯。」夏樹點頭回應。

 

「夏樹會一直陪我嗎?」像是確認什麼似的,牽著夏樹的小手加深了力道。

 

「嗯這當然啦。啊,就先玩咖啡杯吧,轉啊轉得很有趣喔。」指著最近的遊樂設施,小時候也沒機會來遊樂園的夏樹也開始興奮起來了。

 

牽著小靜留的手,夏樹帶著她往咖啡杯的方向走去。

 

這時候小靜留看到了在另外一邊的旋轉木馬,夢幻的外觀,傳出了優美的音樂,那樣的遊樂設施,不知道為什麼如此的吸引著她,不過她卻不好意思開口說想玩。

 

或許真正喜歡的事物,要說出口更是困難吧。

 

但是玩咖啡杯還是很有趣的,無意間發現轉動中先圓盤狀的扶手能夠加快自轉的速度,小靜留便快速的轉起轉盤,這下夏樹可要頭昏了。

「等等一下太快了啦!!!」

不過小孩子才不管呢,於是她們兩個所搭乘的咖啡杯變成整場轉最激烈的一杯。

「頭好昏喔。」下來之後小靜留笑著說。

「對啊~」夏樹免強的回應道,她現在連站都快站不穩了。

 

 

下一個是這個遊樂園最有名的,高速360度雲霄飛車。全遊樂園都可以聽到上面乘坐的遊客瘋狂的叫喊。

夏樹雖然經常騎機車飆山路,但坐車跟開車畢竟是有差距的,這下她可真的要

 

暈車….

 

相較臉色發青的夏樹,小靜留倒是完全不在意,難道是因為靜留常常讓夏樹載呢?

 

接下來去鬼屋,夏樹原本以為小靜留應該說靜留應該不會害怕這個的,但是現在是小孩子的小靜留卻十分害怕這樣黑暗的地方,緊緊抓著夏樹的手臂不放。

 

畢竟還是小孩啊

 

夏樹溫柔的拍拍小靜留的頭,給她勇氣。

 

接下來還玩了好多好多設施。

 

兩人都笑得十分開心,牽著的手一刻都沒有分開,幸福的感覺也沒有中斷。

 

 

眼看著就要到太陽下山的時刻了。

「啊!這個時間正好,我們去做摩天輪吧。」夏樹看了看地圖上摩天輪的位置。

「嗯!」

 

摩天輪慢慢的升到頂端。剛好是夕陽時分

「好漂亮喔~~」小靜留趴在窗前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紅色的天空。

看著小靜留開心的神情,還有與夕陽相對應的紅瞳。夏樹不經發自內心的微笑了起來。

 

過去靜留總是陪在自己身邊,給了自己好多好多自己不曾有機會奢望的寶藏,這次終於有機會能讓自己帶給靜留愉快的回憶了。

 

陽光漸漸昏暗,遊樂園的設施的燈光也漸漸的點亮了起來。

 

「那個夏樹」此時小靜留開口了。

「嗯?」夏樹湊到小靜留身邊。

「可以去坐那個嗎?」從摩天輪上,小靜留指了那個遊樂園最亮眼的旋轉木馬。

像是怕得到否定的答案,小靜留抿著嘴,怯生生的看著夏樹。

 

「咦?當然可呀~等等下去就去坐吧。」夏樹溫柔的回答。

「嗯~」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小靜留露出了合乎外表的天真笑容。

 

但是對於高中生的夏樹來說,坐旋轉木馬什麼的似乎就有些害臊了。於是她就讓小靜留坐在上面,自己在旁邊看。

 

似乎很開心,小靜留帶著幸福的笑容對著夏樹招手。

 

旋轉木馬停下之時,其他木馬上的孩子都被家長們接了下來,夏樹也過去要把小靜留接下來,坐在木馬上的小靜留比夏樹稍微高了一些。當夏樹伸出了手要把她抱下來時,沒想到小靜留自己主動撲向夏樹

「咦?」夏樹一陣措手不及,但是還是抱住了小靜留不讓她摔下去。

 

「夏樹~謝謝妳。妳真的是我最重要的人,我

就在此時,旋轉木馬璀璨的燈光瞬間暗下。

「喜歡妳。」

 

一個柔軟的觸感在自己的唇上輕輕的點了一下。

 

燈光瞬間恢復。

 

雖然燈光恢復,但夏樹還來不及恢復過來而呆愣著,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唉呀~我是在做夢嗎?夏樹怎麼會在遊樂園裡抱著我呢,真是害羞呢。」

 

「唉噫!!!!靜靜留….妳恢復了嗎?」眼前的靜留,是原本的靜留,不是剛剛的小靜留了。

「呵呵~我是不介意妳抱著人家啦~不過有很多人看著喔。」

對啊!自己現在正在旋轉木馬台上,而下面的人紛紛的往自己的方向看

真是尷尬,夏樹趕緊鬆開手。

「我我不是要抱總之先下去啦!」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夏樹害羞的抓著靜留的手腕拉著她下去。

「不過啊靜留妳怎麼會變成小孩子呢?」下去之後夏樹問道。

「小孩?」

「不沒事。」看著靜留疑惑的神情,應該是不知道吧。

 

「呵呵~機會難得再去坐摩天輪吧。然後一起看夜景吧。」靜留開心的挽著夏樹往摩天輪方向去。

 

「嗯」夏樹也只能答應啦。

 

剛剛吻自己的唇的究竟是小靜留還是靜留呢?靜留到底還既不記得今天的全部?就先放一邊吧。

 

話說故事的真相-------------

 

追溯到這天中午

當靜留發表完自己的報告,風華大學的下課鐘聲也響起了,這是中午12點的鐘聲。

當靜留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去吃午餐時,卻被課堂的教授叫住。

「藤乃,妳這次的報告觀點非常特別呢,深入研究的話,說不定可以作成一篇小論文。」教授帶著笑容對靜留說著。

「謝謝教授。」靜留也回以她那職業式的完美笑容

於是兩人便一邊討論著報告的話題,一邊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不過靜留她有自己的便當,所以走到餐廳門口就打算與教授分道揚鑣。

「謝謝教授指教,我這邊些離開了。」帶著禮貌的口吻,靜留決定找個安靜的地方吃飯。

這時教授好像想到什麼似的,掏了掏口袋。

「藤乃,這個給你。」從教授手上接過來的,是一張遊樂園的門票。

「家人給的,我想這個你們年輕人應該比較適合去吧。我老囉,哈哈哈。」不等靜留的說謝謝和一些客套話,教授說完就笑著轉身進入人山人海的餐廳。

 

靜留一邊吃著便當一邊看著那張門票。

「遊樂園啊….

 

回想起,自己好像不曾對遊樂園有任何回憶,真要說起,在自己還沒上小學的時候父母曾經約定過要帶自己去

 

在期待一個禮拜之後,卻是父母因為工作而無法履行約定,雖然很失望但是她沒有在父母面前哭出來,也沒有吵鬧,因為那只是過去眾多期望落空的事件中的其中一件。

 

求學期間,也曾經跟著同班同學在校外教學活動中去過。但是因為自己是班級委員,要負責管理班上秩序,還要顧及粉絲而沒有機會好好的玩(像是太刺激的遊樂設施就不行了)。

 

「不過只有一張啊」看著手中的遊樂園門票,靜留悄悄的感到遺憾。

遺憾的當然是不能和自己喜歡的夏樹一起去啦~

從認識夏樹到現在,除了偶爾的逛街之外,還不曾有機會去遊樂園、動物園什麼的遊樂區。海邊的話,雖然之前去過,不過夏樹總是忙HiME的事,沒機會好好的一起玩,但是夏樹的性感招車倒是一個不錯的回憶。

 

現在HiME的事已經結束了,要是能一起去這個遊樂園應該很棒吧。

 

但是現在手裡只有一張票。

 

「先邀請看看再去那邊買票嗎」肯定要排很久的隊吧。

 

「七歲以下不用門票啊」要是自己是七歲以下就好這樣就可以一起去了。啊也好想看看夏樹小時候的樣子。呵呵,不過這也太天方夜譚了吧。

說起來,那時候的自己也還未滿七歲。

 

那天笑著目送父母去工作之後,自己好像大大的哭了一場,然後睡了一天...

 

那時似乎做了一個美麗的夢

心愛的人,牽著自己的手去遊樂園那樣美麗的夢。

 

『那麼我就實現你的願望吧

 

不知道從拿裡傳來的謎之音。接下來靜留就失去了意識。

….

 

 

睜開眼睛,發現夏樹環自己的腰,而自己搭著夏樹的肩,站在旋轉木馬的台子上。

 

「唉呀~我是在做夢嗎?夏樹怎麼會在遊樂園裡抱著我呢,真是害羞呢。」

不過夏樹真實的體溫,和熟悉的味道,髮絲的觸感都告訴我這是真的。

 

「唉噫!!!!靜靜留….妳恢復了嗎?」呵呵~看著夏樹緊張的神情,真可愛。

 

「呵呵~我是不介意妳抱著人家啦~不過有很多人看著喔。」看她臉紅的這麼可愛,真是讓人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

 

「我我不是要抱總之先下去啦!」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夏樹害羞的抓著自己的手腕拉著下去。

「不過啊靜留妳怎麼會變成小孩子呢?」下去之後夏樹問道。

「小孩?」有如既視感一般的熟悉回憶襲擊過來。

 

「不沒事。」夏樹有點失望的別過頭。

 

「呵呵~機會難得再去坐摩天輪吧。然後一起看夜景吧。」沒錯,「再」去坐摩天輪吧。然後再去很多很多地方。

 

「嗯」夏樹靦腆的點了點頭,讓我勾著手往摩天輪方向走去。

 

 

--(後記)---

這篇後記我已經忘記了~

所以重新打吧....(還可以這樣喔!?

是說這篇的真相其實還要在追溯到更早的給汪的生日賀漫畫

關於奈緒變小孩的故事...有個給沒有童年有小孩去的遊樂園

只要玩遍所有設施就會變回自己原有的年紀的設定

但是這篇當然跟那篇漫畫是不同支線的劇情啦= =+(謎音:妳當他是養成遊戲喔)

另外也把之前畫的草稿上色了

墮落啊墮落

眼前有8天8夜分的作業我還在混啊QQ

真是....只能怪我的血型不夠理性了OTZ

 

創作者介紹

-幻想之月-Fancymoon-

fancy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