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將收集起來的落髮慎重的綁起來,就像蓬萊那邊的假髮一樣,如果綁回頭上看起來又跟真髮綁馬尾一樣了。
「這樣應該就可以瞞過今天了吧...」掩飾完畢的陽子照了照鏡子。

這時候女官鈴剛好端了茶水進來。

「陽子,工作辛苦了。啊~好久沒有看到妳綁馬尾了呢。」一邊將茶水放在桌上,鈴親切的說道

「啊...嗯...還好啦~~」真是...差一點點哪....

總之是順利的掩飾到晚上了。

夜半的金波宮十分寧靜,自從景王陽子即位之後治安就大大的改進,皇宮裡也是一片和諧,因此到後來警衛越來

越少,尤其是陽子身邊。雖然說陽子是王,但是身手卻是王宮裡數一數二,當然,這都要感謝景麒的使令-冗祐

的幫忙。不過宮裡的人大部份都不知道,還以為那是蓬萊那邊練就的身手。

此時的陽子已經著裝完成,並收好簡單的行李,水愚刀也慎重的包好放在一旁。

陽子身上穿的當然是她之前穿來的那套男裝,由此就可以知道景王陽子今天要去「微服出巡」了。

留下寫有「我出去一陣子,宮裡就拜託各位了。請不要找我,水愚刀會告訴我宮中的情況。」的紙張。

悄悄的往騎獸休息的走廄去。管理人正在熟睡著,正是出走好時機。

就在選定好一頭騎獸準備要跨上去時...背後被人拍了一下。

「不...我只是有事情要辦一下...沒有要繞跑的...意...咦?祥瓊?」原本以為被管理人發現了,回頭看卻發現

是這個時間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祥瓊。

「果然,像妳這樣容易得意忘形,又老是自作主張的人哪會乖乖說什麼知道錯了之類的話。果然又在打什麼歪主

意了吧。」祥瓊露出一副早就看穿的神情瞪著陽子。

「這...」百口莫辯啊...

「唉...算了,我知道妳一定是想去下面看看吧。因為妳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以平民的身份下去了。」祥瓊露

出了無奈的笑容。

「祥瓊...」

「妳想去和州看看吧。」祥瓊接著說道。

「妳怎麼知道!?」出乎陽子意料的完全被猜中了。

「樂俊(對不起擅自設定)在那邊當州侯,我知道你要去看他吧。」

「嗯...我想知道他過的好不好...畢竟慶國還是有不少對半獸持有偏見的人哪...但是妳也知道我跟他都是喜歡

虛張聲勢,愛逞強之人...如果以王的身份去...一定會有所顧慮的...」陽子以她那雙誠懇的碧眼看著女史。

這可是任何人都招架不住的...

「....好...好啦~別這樣看著我。」祥瓊也不例外。

「那...」轉而表現出符合少女外表的天真笑臉。

「不過!我也要去,我也想看看樂俊過的好不好。」

「不行!太危險了。」陽子一下就嚴肅了下來。「我不可以拿自己的臣民性命開玩笑。」
「那妳就要拿臣民唯一的支柱,王的性命開玩笑嗎?」祥瓊也不甘示弱的回應道。

「這...」陽子敗陣。

「相信自己的國家吧,陽子上任之後妖魔不但變少了,治安也感善很多。沒問題的。」
祥瓊用溫柔微笑回應道。


夜半的金波宮裡...一頭騎獸悄悄地升空了。


「陽子~該起來了喔。」陽光打入寢殿,也是女官鈴提醒主上該準備去早朝的時候了。
看到主上紅色的長髮露在棉被外,一定是打算賴床了吧。

這時候就要...

「嘿!」當鈴掀起棉被時...發現下面人早就不見,而長髮也只是一個幌子。
上面主上略為歪斜卻又十分用心的字跡旁邊是友人祥瓊娟秀的字跡。

「祥瓊...也跟去了嗎...」

創作者介紹

-幻想之月-Fancymoon-

fancy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