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炎炎暑氣讓慶國的首都堯天變得十分炎熱難耐。

陽光穿過庭院的樹將樹影打在戶外的廊道,便為這個炎熱難耐的天氣增加一絲涼爽。

廊道上,慶國女史祥瓊抱著一疊待景王批改的奏章,往景王批改奏章的房間走去。

「啊~~真是熱死了!」
還沒到門口,就聽到那位不拘小節不擺架子得胎果王的聲音,祥瓊不經輕輕的笑了出來。

聽說蓬萊在夏天有很多消暑用的設備,是這裡沒有的。做王的又經常要穿著厚重的官服,因此每到這個時節,就可以常常聽到王的怨聲,尤其

在批改奏章時。

「陽子~小心越喊越熱喔...」祥瓊邊笑著邊走進房間,卻一時間笑不出來了。

景王,陽子,此時正拿著平日護身用的短刀...

「啊...祥瓊,又有要批改的奏章啦...」

語閉,刀也切過一樣東西。

「陽...陽子...」祥瓊用顫抖的聲音看著這個場景。

「啊...因為真的太熱了,所以忍不住...」陽子露出了微笑看著眼前的女史。


「再怎麼熱!也不可以把頭髮剪掉啊!」祥瓊爆發了。

腳邊散落著剛剛還活端端長在景王頭上的紅色長髮,陽子用著無辜的表情看著因為怒吼而喘著氣的女史。

「咦?我記得我沒有規定夏天不可以把頭髮剪短啊...」


「是啊!但是也不能突然間說剪就剪!你是王...不!你是女王耶!!請你有些自覺可以嗎?」
將手上的奏章放在旁邊的桌上,女史訓話似的一指著景王說道。

「像平民一樣的隨便把頭髮剪短是不可以的!」

啊...說起來古時候的人好像把頭髮似為一個成年的象徵之類...平安時期的女人甚至不剪頭髮...
難道這裡也是這樣嗎...

此時陽子才想起十幾年前自己還在日本的回憶。

「雖然陽子你說決定做自己的王,但是偶爾我也求你考慮一下這邊人的觀念好嗎!!」

「可是...真的很熱呀...」被氣勢壓的玩全無法反駁的陽子只能用帶著無辜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女史。

看著這樣的陽子,祥瓊也不忍心再多說什麼了。

「唉...剪都剪掉了...」蹲下身來撿起一咎落髮。「真可惜...難得有這麼漂亮的紅髮說...」

漂亮嗎...

這句話讓陽子稍微難為情起來了,故鄉的人都不這麼認為。


不過真的留得很長了...突然剪掉真的很可惜呢...


「不然...把這些頭髮作成假髮給你吧,這樣還可以順便代替我上早朝之類。」靈光一閃,說不定還可以再利用。

「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歪主意,但請你遵守自己的本分。」祥瓊也不是第一天認識陽子了。


「只是想說看看能不能有些用途...啊!」原本因為點子被駁回有點失望的陽子突然想到什麼似的。

「怎麼了?」祥瓊問。

「啊...不....沒什麼。你說得對,我會努力完成我的本分的,那請祥瓊先離開一下,讓我專心批改奏章吧。」陽子擺出一個陽光的微笑給眼前的女史。「啊...對了,頭髮的事...請你先保密...我知道錯了。所以知道不該這樣驚動人,我想先掩飾一下,找機會跟大家解釋。」完全變成乖乖樣了,景王。

「好啦...你知道就好。那我先保密。」於是祥瓊就先退離房間了。


等祥瓊離開一段時間後。

「....好了!!開始動工吧~」景王捲起袖子把地上的落髮整理起來。

 

----------

之前論壇上好像有人寫這對哪...

但是我喜歡祥瓊跟桓魋的感覺(被日本同人圖影響
桓魋是全金波宮最了解祥瓊的人

而且也很酷哪!

不過因為太想寫陽子短髮篇(又是被日本同人影響

嘛...因為陽子家鄉管超嚴

還不能穿褲子之類

我想她到這裡當自己的王之後會變man應該也是因為本性使然吧

所以老穿著男裝走來走去之類

說不定哪天真的把頭髮斬了
說不定啦~所以就犧牲一天的午餐時間寫了這個...

圖有點敷衍

因為還在準備作業偷畫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moon 的頭像
fancymoon

-幻想之月-Fancymoon-

fancy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