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之後每到了黃昏靜留都會繞遠路到車站前廣場聽夏樹的貝斯,原本對陌生人的靜留懷有敵意的夏樹也漸漸的默許她站在自己身邊。

靜留第一次和夏樹對話是一個大雨滂沱的午後。

慣例的黃昏,但是不同的是天空下著無情的大雨,這時候的車站廣場肯定是積滿了雨水。
「唉呀呀…虧昨天還是晴天的說。」
習慣性的踏出家門的靜留看著天空想。

這場突然大雨讓今天的練團終止了,所以意外的得到了一天的空閒。
「這樣的天氣,那位少女應該也不會去了吧。」

雖然心中這樣想著,但是腳步還是自然而然的踏出門外。

於是以難得的大雨漫步為由,靜留撐著自己喜愛的紫傘出門了。

雖然水滲到鞋子裡面,雨水打溼了身上的洋裝,但是靜留還是不以為意,往車站廣場走去。

這樣的大雨,大部分的行人都會走能避雨的地方,因此廣場應該是空蕩蕩的,但是靜留卻看到一熟悉的影子。

是貝斯少女。

沒有打傘的她,任由雨水無情的打在自己身上,靛藍色的長髮沈重的垂著,常盤色的眼睛無神的望著天空,手上提著貝斯防水的琴箱,如此哀愁的構圖,讓靜留一瞬間看呆了。

回過神的靜留趕緊將傘撐在少女上方。視線突然被雨傘擋住的少女,緩緩將頭轉向傘的主人。
「怎麼在這裡淋雨呢?」無視因為替少女撐傘而打在自己身上的雨水,靜留對少女露出溫柔的微笑。

「你…是…」少女用比一般女孩子都還要低沉一些的聲線說話了。
 
「靜留,我叫靜留。」靜留不慌不忙的自我介紹。

「靜留…」複念出靜留的名字,少女突然像斷線的木偶一般,倒在靜留身上,原本提在手上的琴箱也碰的一聲掉在地面。

丟下傘靜留用雙手扶住少女站穩,然後再用臉頰輕輕貼在少女的額頭上。
「好燙…她在這裡站多久了?」

想辦法帶著無力的少女到車道旁邊攔計程車,直奔醫院。

好不容易的終於讓少女躺在醫院裡休息,顯然是因為沒有吃飯又長時間在大雨中站立,才會導致血糖過低昏倒。
擦乾身上的水,換上臨時買的衣物,靜留坐在床邊看著少女蒼白的睡臉,略帶十幾歲青少年稚氣的睡臉,帶著淡淡的哀愁。
「這樣的女孩,怎麼會在那邊淋雨呢…」輕輕撥開遮住少女臉蛋的瀏海,靜留自言自語道,同時也萬幸自己今天有出門。

而打過點滴之後,少女也漸漸甦醒過來。

「這裡是…」少女虛弱的看著四周問道。
「醫院,你在雨中昏倒了。」靜留握著少女的手說。
「我昏倒了嗎…」思考了一下,少女緩緩說。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會站在雨中,總之現在先休息一下吧。」說完靜留溫柔的替少女蓋上被子。

「我的琴呢?」少女驚慌的問著靜留。
「因為箱子很防水,所以水沒有滲進去,安心吧。」

然後指了指放在門邊的箱子。

「嗯…謝謝妳….靜留…」說完,少女又沉沉睡去。

原來她記得自己的名字啊?讓靜留悄悄地吃了一驚。

繼續守護著少女的睡臉,靜留看了一下放在桌子上,剛剛從濕掉的衣物中翻出的證件。
「玖我…夏樹…」算一算年齡是十八歲。
放下證件,靜留打開了琴箱把木貝斯拿出來,彈了一下。
保養良好的貝斯彈起來非常順手。

「嗯…不過在雨中這樣淋雨實在不大好呢。」
於是靜留便把貝斯拿回去家裏處理。


夏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早晨了。

靜留已經不見,桌上留著一張用娟秀的筆跡寫的紙條。

---

給夏樹
住院的手續我已經幫你辦好了
醫生說沒什麼大礙,醒來沒事情就可以出院了。
還有貝斯雖然沒有淋到雨,不過卻有點受潮。
我拿回去處理。
放心~我也有彈吉他,會好好幫你保養的︿︿
p.s.不好意思因為要辦理手續擅自動了你的證件。,

靜留
---

背後有地址和聯絡方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moon 的頭像
fancymoon

-幻想之月-Fancymoon-

fancy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