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現在正看著電腦的你,或許在另一個你所未知的平行世界的你,正在星空底下唱著山歌。也許在某個世界玖我夏樹是一個熱愛重型機車,又是所謂的
HiME,但是在這個平行世界的玖我夏樹卻是一個會在車站廣場彈著木貝斯的十八歲少女

 

 

黃昏,從車站附近新開的樂器行走出來的藤乃靜留聽見了一段段的節奏十分穩重的旋律。

今年二十二歲的藤乃靜留,是風華唱片經紀公司旗下的樂團風華武者的團長,抑是主唱兼吉他手。

「啊啦
是木貝斯呢。」

 

身為樂團吉他手的她對於這類的聲響十分的敏感。

 

 

在大部分的樂團裡,貝斯的地位都屬於節奏與PAD的角色,而且低音的頻率在人潮來往的車站往往無法吸引到行人的注意力,因此街頭藝人很少單單以貝斯做獨奏。

 

但是這個樂手似乎不在意這些小節,就好像是單單的身為一個樂手,與街上各式各樣的聲音做出合奏,貝斯的聲音自然的與外界各樣的聲響融合著

 

不同的腳步聲,車子引擎發動的聲音,少女談笑聲音,商店黃昏的叫賣聲

統統一視同仁的捕捉下來,並且以貝斯的聲音接合起來。

 

從這家店出來走幾步路就到車站廣場,但是少女應該是在靜留在店裡試新進美國進口的吉他時開始在廣場上彈奏的,所以從店裡出來時靜留才聽到貝斯的聲音。

 

站在樂器行門口的靜留輕輕的閉上眼睛,宛如正在欣賞一首美麗的旋律,專心的玲聽著。

 

原來城市的聲音可以這麼美妙啊

 

此時樂器行的門打開了,老闆從裡面走了出來,打斷了靜留的情緒。

 

「又是那位少女了。」老闆開口了。

 

「少女?」靜留疑惑的回頭。

 

「是啊~似乎在這家店開始前就在那邊彈奏木貝斯了。前幾天還來我這裡換過弦。雖然彈奏的技術很好,但是本人倒是一個不太好接近的人啊。」似乎有意談論這個話題,老闆走到靜留身邊站著。

 

「怎麼說呢?」靜留也對能夠彈出這樣節奏的人感到興趣。

 

「恩就是不多話的一個人吧。我之前也去過車站廣場那邊看她彈奏,但完全沒看到她笑過。」老闆邊說邊從口袋拿出香煙,打算趁著個空檔忙裡偷閒一下。

 

此時,耐不住好奇心的靜留也開始往廣場走去。

 

毋庸置疑的存在。

 

人來人往之中,靜留一眼就看見那位坐在長椅上彈奏著貝斯的身影,身影的主人只是專心的彈奏著

 

靛青色的長髮披散下來,卡其色的襯衫搭著黑色的T恤,簡單大方的穿著,加上不苟言笑的神情,散發著強烈的磁場吸引著靜留,使得她在不知覺間已經走到了少女的面前。


 
似乎察覺到靜留的存在,在一個段落的時候少女抬起了頭看著靜留,也許只是自然而然的抬起頭看著靠近自己的人,但是翠綠色的雙眼卻散發出一種防衛的氣息。

 

宛如受傷的孤狼

 

此時手機響了,是同團的樂手奈緒打來的。

 

『喂!靜留~練習時間到了,還不來啊

 

「啊啦~就要到了

 

苦笑著邊講著手機,背向著靛髮少女離去,而少女低下頭下一個段落開始

 

這就是藤乃靜留與玖我夏樹的初次見面。

----
後記:
先放上塗鴉一張



終於完成了妄想第一篇
不知道還有沒有第二篇...(倒

一直很想以樂團的題材寫小說看看
(還畫了原創角色...)

不過這邊就先以同人文觀點出發吧( 笑

創作者介紹

-幻想之月-Fancymoon-

fancy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